广东粤剧院
八和会馆
范蠡献西施
刁蛮公主戆驸马
白蛇传
观音情度韦陀天
《今夜不平凡》——丁凡艺术专场

还金记
梦·红船
白蛇传·情
决战天策府
汉文皇后
五女拜寿

首页 - 剧院动态 - 2018广东粤剧院青年演艺大赛·优秀获奖者专访
 
2018广东粤剧院青年演艺大赛·优秀获奖者专访
作者: 浏览次数:550次 日期:2018/8/27

梁妙婷

粉墨亮相,为梦上场

      应工青衣、老旦行当的梁妙婷,以《李逵探母》参加大赛,饰演属于老旦行当的李母。“在未拿到剧本时,就知道这个戏很难。”这个戏的唱腔、身段、感情都十分考验演员的功夫,如散板第一句“牵魂挂望”,要唱出李母对李逵十多年的思念之情,又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凄凉苦况。所以唱这一句时,声音的运用上不宜过硬,需气息、声音与哭腔的有机柔合。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未出场就必须引人入戏,引观众随戏或悲或痛,以达到表演者与观演者感情互动的最佳效果。

      另外,这个戏表演节奏多变,例如李母棒打不肖子李达时,是愤怒、急促的;与李达相认时,是激动、急切的;当回想十多年来大儿子不孝顺、小儿子杳无音讯时,表演节奏又是缓慢的。

      再者,这个戏的“眼神”尤其讲究,“睁大眼睛而不能对焦的盲,所谓‘睁眼瞎’,它最真实、最贴切,难度也是最高的。”李母因思念李逵,日夜以泪洗面,导致双目失明。“当李达连李母最后一件衣裳——遮羞布都拿去典当的时候,李母的表情是惊讶及不敢相信的。初初排戏时,我常常因为眼睛有神而跳戏。要将眼神与唱腔、身段、情感糅合起来时,难度就更大了。”

      “感谢能遇到一位很负责任的老师!”梁妙婷最初只想着能把这个戏完整地展现出来就已经很满足了,拿奖是意外收获。“你每唱一句,就要喘三口气。”指导老师李虹陶对梁妙婷说。李虹陶要求梁妙婷把每个字的字头、字腹、字尾都要唱清楚。一次排练下来,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就为了一句唱腔,一个出场,李虹陶不辞辛苦一遍又一遍地辅导,亲身示范一个又一个动作。“全赖老师的不放弃,自己的不放弃,皆因同有一个粤剧梦,皆因对粤剧舞台的不放弃。”


康健

奖项不重要,关键在提高

      舞台上挺拔如松的“郭建光”,换下戎装又是一位阳光大气的小伙子——康健,正如他的名字。应工小生行当的他主演过《宋皇告状》《情僧偷到潇湘馆》《伦文叙传奇》《决战天策府》等剧目;这一次,人们印象中的翩翩才子却摇身成了一个坚韧的新四军战士!作为本届大赛唯一的现代戏,《沙家浜“坚持”》在众多古装剧目中脱颖而出。
      《沙家浜之“坚持”》以唱、做为主,技巧上虽无多少“彩头”,但唱腔却是康健相对擅长的。所以用该戏参赛未尝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前面有一大段唱很考验人,气口非常密,在用气、吐字、发声方面都有讲究,我唱也会觉得有点吃力。”幸得有师父丁凡和前辈们的耐心指点,到正式比赛时,康健还是把这个戏流畅地演绎出来了。
      诚然,唱功的提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它太抽象,只可意会难以言传。而且每人的声音条件不同,必须要靠自己去感受、钻研,才能悟到适合自己的方法。通过排演《沙家浜“坚持”》,康健感觉自己的唱功有了长进。“每个时期都会遇到新问题、新瓶颈,但只要将每一次的经验总结好了,下一次唱的时候就会有新的感觉。” 
      康健认为评奖并不重要,关键是在自己收获了多少;超越自我,才是他参赛的目的。康健更善于发现自己的问题,“其实我的气息运用和表演配合还没达到要求,如何把唱腔处理好,把人物处理到位,是我目前需要解决的问题!”




苏临轩

负伤不下火线,耕耘不问结果

      今年,苏临轩是第三次以小武行当参加青年演艺大赛了。“我是学小武‘开山’的,不想太早转型小生、官生,因为自己还年轻,应该多练练武功,所以这次还是选了小武戏。”临轩有信心胜任“周瑜”一角,有赖于彭庆华的细心提点和示范,以及师父欧凯明的谆谆教导。
      赛前数月,排练场每晚都是灯火通明,在这里不难发现临轩挥汗如雨的身影。直至深夜十一点,高强度的训练使他感到眩晕,临轩也毫无懈怠之意。这点苦累他早习以为常,因不愿放过任何练功的机会,哪怕在接受采访时也不忘靠着墙边压腿。而对于成绩的期许,临轩却看得淡然。“要是总想着拿奖就等于先输了一半,还是先练好自己的功吧,别去想最后的结果如何。”
      然而成功却往往眷顾那些埋头苦干的人,哪怕结果不一定完美,留点遗憾,未尝不是另一种圆满。比赛前两天,临轩在响排中扭伤了腰。“那两天几乎动不了,搽了很多药,始终都是痛。”
      负伤不下火线,作了最坏打算的临轩只好硬着头皮上舞台。谁知锣鼓一响,所有的疼痛都被抛诸脑后!成绩出来,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总算皇天不负有心人,小小伤痛难不倒真英雄!
      赛后,临轩冷静反思,“需要提高的地方还多着呢!”如对戏剧节奏的把握、唱白的细微处理都有待加强。“我觉得要做一件事还是要自己先做好来,不要太在乎别人怎样看待。”成绩已成过去,挑战接踵而来,临轩加油!你的进步值得大家期待!



潘健

勤学苦练博众长,寻求新突破

      在老生行当里历练多年,沉稳内敛的潘健让人猜不着他的年龄。实际上,刚刚才三十出头的他却已经在舞台上塑造了十余个“沉甸甸”的角色:宋江、伍子胥、谢宝、杜忠、崔允明、何奉、刁德一……还有一对劫难父子——郭思和郭嘉。
      粤剧折子戏《劫难父子》脱胎于莎士比亚的名作《李尔王》,经过余楚杏、文观堃和潘健的编、导、演三度创作进行本土化,成为大赛中的一道新颖风景。潘健分饰父子两人,以一根棍子衔接两个人物、三个角色(郭嘉乔装前后可算两个角色),灵活运用老生、小武和文武生的表演程式和不同的音色、语气、语调,实现各种身份的交替变换。排演如此高难度的原创剧目,对潘健来说是一个更高层次的挑战,也是一个锻炼自我的良机。
      早在接到剧本之前,潘健就已经认真查阅了大量的资料。他研读莎翁的原著,反复观摩首度移植《李尔王》的京剧演员吴兴国的表演,并结合自己的生活体验不断思索,经历了数个不眠夜,他终于勾勒出了人物的雏形。“因为郭思是一个十分特殊的老生角色,他惨遭挖目又被放逐荒野,出场时就要表现出他那种剧烈创痛、迷失方向、毫无求生欲望的状态。所以,仅仅是一个出场,我就和文导斟酌了四五个夜晚。”
      有道实至名归,苦心人终得回响。而面对成绩潘健却说,“这只是万里长征迈出的第一步,以后的路还很长很长。”他深明,作为一个青年老生演员身上的责任会更重,承担着继承和发展的使命;唯有勤学苦练,博采众家之长,才能规范地继承独有的传统程式并化为己用。“我会不断完善自己,争取在粤剧百花园里开辟出自己的一片新天地。”



朱晓琪

顺其自然,稳中求胜

      性格活泼、开朗的朱晓琪,向来饰演小旦行当居多。而这一次,她选择了娃娃生行当参赛,参赛剧目是该行当里较为独特的《哪吒》。
      “没有人可以教你技巧性的东西,全靠自己去摸索。”小旦和娃娃生多数是活泼型的角色,按理说,朱晓琪应该驾轻就熟了,但面对“哪吒”这一角色,朱晓琪不敢松懈。“哪吒有很多杂技的动作,最难的是各种‘圈’的技巧,转圈、用脚接圈等。”由于会这一技巧的人不多,没有人可以示范给朱晓琪看,所以全凭她自己去摸索,“到现在我都掌握不了它的要领,院赛时的零失误算是‘撞彩’。”朱晓琪自谦道,“每做一个技巧前,首先定下心来,不要有太多杂念,保持稳定性。”
      “感谢我的指导老师不厌其烦地指导我。”《哪吒》属于京派戏,讲究身段的干净利落,指导老师徐光华把每一个动作都对朱晓琪进行分析与解读,每个技巧的要领都规范地讲解。
      “拿到这个成绩挺出乎预料的,本来只想着能出线就很满足了,分数、名次我并不在意。”朱晓琪在大赛上取得了佳绩,在外人看来实在可喜可贺,但朱晓琪坦言这是一种压力。她认为还可以再进步,在下一轮比赛中有更高的突破。省赛即将开幕,希望晓琪将压力很好地转化为动力,期待你精彩的表现!



林飞鸿

“一步一步慢慢来,继续努力!”

      从广东粤剧学校毕业没多久的林飞鸿,今年22岁。素来做文戏居多的他,原打算用小生戏来参赛,但在指导老师文汝清的鼓励下,他拾起了勇气向《子都惊魂》发出挑战!
      《子都惊魂》是文汝清首演的粤剧折子戏,亦文亦武,重在以戏曲程式与面部表情刻画人物的心理活动。技巧上也不简单,要身穿大靠以“无手半边月”从一米九的高台上翻下,还有“倒吃虎”“扭丝540度”“探海360度摔地”等高难度动作。再加在历届大赛中,多位新秀文武生都曾演绎此剧,这就对飞鸿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灵活的表演,扎实的功夫,还须在学习前者的基础上发挥自己的优长。
      既是尝试更是考验,为此,飞鸿不敢少下一分功夫。他见缝插针,无论是在排练场上一日三班的苦训,还是回到宿舍对着镜子琢磨表情,就连平时走路也会不时来一两下眼神或手势,“人家可能会觉得我傻,其实我是在想自己的戏……”
      赛前不觉得紧张,飞鸿说自己心态好,而事实上,这是充分的准备让他感到踏实。直至谢幕前一刻,他都没有丝毫松懈,尽到最大努力,身上的疲乏和伤痛都是证明!
      赛后,谦逊低调的飞鸿坦言,这次获奖其实含有不少运气成分,自知还有许多不足;表演上、唱功上、各种技巧的运用上,都还存在很大的提升空间。前程路漫漫,年轻的他更愿走得踏实。“一步一步慢慢来,继续努力!”



程君捷

常怀感恩,问心无愧

      “比赛就是为了促进自己,提高自己,进步就是参赛的目的,不用想太多!”十年前,师姐曾小敏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程君捷受用至今。
      第四次踏足演艺大赛的擂台,怀想脚下这片方寸地,君捷五味杂陈。早在2008年,君捷以花旦行当的折子戏《投江》首度参赛。时隔十秋,她再以一个青衣戏《烂柯山之“痴梦”》登上舞台,继续自己的逐梦征程。
      谈起自己应工的青衣行当,君捷打了一个充满文艺气息的比喻:明媚鲜艳的春季犹如活泼俏丽的小旦,柔和淡雅的夏季正如温柔恬静的花旦,素净剔透的冬季宛如包容豁达的老旦,而华丽成熟的秋季恰如典雅持重的青衣……选择的重点在于适合与否,色系如此,行当亦如此。
      “正如我的指导老师梁谷音所说,《烂柯山之“痴梦”》是一个很别致的戏!它没有很多高难度的唱腔和动作,关键是考演员的表演,这恰恰也是我比较薄弱的方面。”剧中,君捷扮演的崔氏是一个因悔而疯的市井妇人,要表现出她独特的市井味又不失美态,拿捏好其中的寸度至关重要。而有昆曲名家梁谷音的口传身授,君捷最终在赛场上以干净细腻的表演征服了观众。
      面对今天取得的成绩,君捷想到的永远是每一位为她指点迷津的贵人。“其实没有谁的路是一马平川,而幸运的是能在坎坷途中遇到愿意拉你一把的人。”一路走来,君捷的初心依然未变,一切为了进步,为了提高,奋力拼搏,但求无愧于心。



莫伟英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青石山》是莫伟英在中国戏曲学院学习期间所排演的折子戏。因受当年主教老师谯翠蓉的殷切期望,籍此契机,她把这出京剧武旦戏的典范之作移植到粤剧中来了。
      九尾狐的技巧动作最考验演员的把子功。戏中有一段出手荡子,在开打中穿插出手,走起来要如行云流水,力求百击百中,这非常讲究女主角和下手们的配合。“毕竟武戏演员在舞台上会面临各种不稳定因素,能做到零失误其实是很不容易的。”
      伟英曾言,参加过两届青年演艺大赛,这一回心态是比较放松的。“我对获奖不会抱有很大的期待,或者是奔着什么目标去,因为那是观众和评委的事情。只有把戏练好、演好才是最重要的,也是我唯一能做的。”
      经过赛前的几场练兵,伟英对自己越来越有信心,发挥也趋于稳定。可是在正式比赛中,她刚演到一半盔头就松了,这就意味着此刻的比拼更是一场心理战!因为一旦紧张分神,连串的技巧动作就无法顺利完成。幸好,久经“沙场”的伟英镇定自若,她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表演上,保证了所有的出手动作无一差错。
      虚心的伟英在赛后认真听取了前辈的意见,启发良多。“除了武打我还要在人物方面做得更加精细、贴切,表演上再放开一点,希望能突出狐妖那种小劲儿的感觉来。”寻求新突破,伟英坚信奋斗的力量: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欧云滔

传统的东西,早已深印脑中

      欧云滔是科班出身,现担任广东粤剧院音乐员,受聘于星海音乐学院兼职副教授,主教粤剧锣鼓。
      这次比赛击乐的参赛人数较多,“下手”分身乏术,欧云滔选择了外援,直至比赛当天,所有外援“下手”才到位,利用其他选手在走台的时间,自己与“下手”们到排练场练了两遍,晚上就见观众了。
      “很感谢师父邓树荣先生对我的悉心指点。”欧云滔选择了一首既传统又能体现出打击乐的寸度的《跳大架·起霸》作为参赛曲目之一。此曲令欧云滔稍觉烦恼,因为此曲属于京剧锣鼓,而粤剧打击乐的《起霸》与京剧的有所不同。除了邓树荣先生指导之外,欧云滔还请教京剧锣鼓专家,令他更有把握演奏好此曲。
      “这些都是传统的东西,早已深印脑中。”欧云滔坦言,“全靠平时练功的积累。”言简意赅,恰恰道出他对传统艺术的尊重。




吴梦敏


超越自己,勇于向前

      吴梦敏毕业于广东粤剧学校,在一团担任弹拨音乐员。今年,吴梦敏以一曲椰胡、扬琴合奏《昭君怨》参加演艺大赛,这是一首耳熟能详的广东音乐,“想要练好、处理好这首曲子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挑战,希望自己可以从中得到提高。”这首曲描写昭君出塞时的离别情绪,旋律凄婉而悠扬,曲调哀怨。要准确把握此曲的情感基调,掌握节奏变化、强弱对比,除了要有扎实的基本功,当然还少不了对音乐语言的阅读与理解。常言道:知之非难,行之不易。
      “准备的时间比较仓促,很感谢我的老师!”吴梦敏的指导老师是曾任广州民族乐团扬琴首席的郭佩丽,她对吴梦敏的悉心指导,是吴梦敏夺金的重要因素之一,吴梦敏是该场比赛的第一个出场选手,难免会有些压力和紧张,郭佩丽不断鼓励她、激励她。
      通过本次大赛,吴梦敏认识到了自己很多的不足,并认为每一次经历都是生活给予的宝贵经验,是成长的必然。在竞争中学习,在学习中成长,青春没有失败,比赛赢的是自己。超越自己,勇于向前!



梁鹏

认真做好每一次,情技相融奏“新歌”

      广东粤剧学校科班出身,梁鹏在广东粤剧院担任吹口演奏员十多年了。近年排演的大型剧目《山乡风云》《风云2003》《青春作伴》《梦·红船》《白蛇传·情》《还金记》,都有他的参与。把每一次排练当作检视自己基本功的训练,优秀也就习惯成了自然。每一次演出,他都高度认真演奏好自己的声部,力求听准演员的每一句唱腔,尽可能达到完美默契的配合。
      今年,梁鹏参赛的选曲非常特别,可谓另辟蹊径。他不吹家喻户晓的广东音乐,不吹耳熟能详的粤剧牌子,而是挑了一首带有内蒙古长调风格的新派笛曲《牧民新歌》。“这首曲对演奏者的要求很高,需要在演奏骏马嘶鸣的乐句时,花舌加飞指与后来的连接要自然,在吸气符号前后的部分强度衔接保持一致,要吹出悠扬辽阔的感觉,模仿出马头琴的韵味。”
      秉着一贯的高标准、严要求,反复听简广易老师的原版录音模仿练习,再加上老师赵社勤的悉心指点,梁鹏的付出有了回音。虽然在比赛现场,甚少站在舞台上演奏的他刚开始有一点小紧张,但后来渐渐融入乐曲的意境,他就能自然放松地表达,把实力发挥到了极致。梁鹏说,“通过这次大赛,我的演奏技巧和整体处理、表达乐曲的能力都有所提高。而当真正投入到乐曲中时,我也感受到了少数民族对草原的那份热爱和真挚的感情。”




钟小栋

对于比赛,始终带着平常心

      毕业于湛江艺术学校的钟小栋,在剧团中主要担任高胡、中胡伴奏。比赛中,小栋的高胡独奏《山乡春早》,收放自如,韵随情动,博得满堂喝彩。
      “每一次的大赛,都是对自己一个艺术阶段的小结。”小栋曲如其人,藏而内敛锋芒,纳而蓄势待发。小栋坦言对比赛获奖,没有抱太大的期望,“能从中总结出过去的阶段里自己的一点成绩,并且放开眼光,看看同行们的艺术是怎样的一个高度,从而有一个纵、横面的比较,让自己更好地找到定位,给自己更好的动力和鼓励。”小栋始终带着平常心,把比赛当做奋发的目标,认为每一次参加比赛都是所获无限的,甚至是突破自己艺术瓶颈的一个好机会。
      “多谢领导的信任与鼓励,让我本来没有太大信心参与这次比赛,却因此而奋发了动力。”小栋本来无意参赛,在领导的殷切鼓励下,毅然参赛。获得佳绩的小栋,不以誉喜,“在自己原有的艺术基础上,立志要得到一个大的进步。”在艺术道路上始终执着追求,勤学苦练是必然的,“希望通过这次大赛,让自己的艺术水平得到一个质的提升。”





 
版权所有:广东粤剧院  粤ICP备13050594号-1  技术支持:网天科技
地址:广州市东风东路703 电话:020-87776511 87604906 传真:020-87775095 邮编:510080
浏览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