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粤剧院
八和会馆
范蠡献西施
刁蛮公主戆驸马
白蛇传
观音情度韦陀天
《今夜不平凡》——丁凡艺术专场

还金记
梦·红船
白蛇传·情
决战天策府
汉文皇后
五女拜寿

首页 - 评论·文摘 - 优良传统不可丢
 
优良传统不可丢
作者:梁建忠 浏览次数:3538次 日期:2013/2/17
    第十届广东省艺术节刚降下帷幕,又迎来了广州市艺术院团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优秀剧目展演。省市各艺术院团以敬业、乐业、团结,进取的精神携手打造艺术精品,让观众在愉悦中领悟不同题材,不同风格,不同韵味的舞台艺术形象;文艺园地里,呈现出百花齐放,斗丽争妍的异月早春。
    观看了几台剧目,我由衷地向各院团的艺术把关部门及同行提出本人的艺术观点——“优良的传统不可丢”
    每个剧种皆有它的地域色彩,一台让观众叫好的戏必须具有思想性、文学性、艺术性、群众性、才能与时俱进,还戏于民。这是文艺工作者的神圣职责;尤其是主创人员,更应严谨地遵循创作规律,继承优良的传统,在这个原则上,广泛猎涉新的元素,以当代的审美理念从事创作,才不失本剧种的自身特色和永恒的艺术价值。
    观看了粤剧《广州淘金人》、 《三家巷》及青年演艺大赛的《小上坟》,一颗艺术的良心推促我借刊物与网络的广阔空间提出本人的肤浅见解,供编剧及剧本移植的同行们探讨。
    这几台戏的部分唱段中均出现了跳韵的通病,《小上坟》一剧,在剧本移植上均见直移照搬,君知否普通话有些韵脚,到了粤语是不通韵的。《三家巷》有些唱段亦出现跳韵的现象,《广州淘金人》一段小曲几个韵脚,唱来难以上口,听之不堪入耳,大大削弱了剧本的诗歌体裁,更令人费解的是,把关部门对此现象却不以为然,更甚者以一句“创新”来应对同行对这种现象的非议。我们提倡百家争鸣,文学作品中见其个性,各施各法,但写作的常识与规律是不可以乱打破的,优良的传统更不可丢弃。
    优良的传统写作技法,是老前辈领悟了诗词的文学底蕴和严格的平仄规律及音乐旋律的走向,形成了整体的编撰规律,让后人仿效,一代代地往下传。他们所写出来的唱词象诗歌一样朗朗上口,让人感到,曲好听,戏好看,更显戏曲的魅力和粤剧的地方特色。难道这优良的传统到了我们这一代人手里,就粗暴地用“创新”二字取替了前辈创造出来的优良传统吗?
    就以唐诗、宋词为例,古代的大诗人他们写的诗歌,千百年来脍炙人口,古今传颂,每一首诗皆有其选用的韵脚,没有一首诗是一句一个韵脚的。纵观前辈陈冠卿、杨子静、唐迪生等等编剧家们的剧本,他们所写的唱段均是一韵到底,并以诗词的平仄,和音乐的旋律通过文笔准确地措辞达意传递人物的心理流程,这就是粤剧写作的优良传统。
    这优良传统怎能丢弃?我们对传统必须“学习、继承、发展”,若以“创新”为理由而不需受创作法则和格律的束缚,那么杨子静、潘邦榛先生为作者提供创作方便所编的“广州话分韵词林”大可以不必参考了!
    回忆前辈杨子静老先生的教导,他说:“写得人情透,便是好文章”特别是小曲填词,必须准确表达词意,不能跳韵。他填一首小曲之其中一句,为了押韵,竟七日不知肉味,最后以深夜不成眠之灵感完成了此押韵的一句。他对词意和韵脚的执着,就是我们后辈的楷模,这种老骥伏枥,锲而不舍的精神就是最优良的传统。
    这种不受韵脚格律束缚的写作“新法”在老前辈的传统写作法则对比之下是否感到惭愧?这跳韵现象到底是“新兴”手法,还是创作误区?有待同行们认真探讨。
    以上列举之现象谨代表本人的创作观点和创作指导思想,或有偏激之处,皆出于对粤剧艺术的执着追求和艺术良心而大胆地说出真话,希望引起学术界和创作部门的关注。

                                                                         

(作者为广东粤剧院国家一级导演)


后一篇:没有后一篇
 
版权所有:广东粤剧院  粤ICP备13050594号-1  技术支持:网天科技
地址:广州市东风东路703 电话:020-87776511 87604906 传真:020-87775095 邮编:510080
浏览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