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粤剧院
八和会馆
范蠡献西施
刁蛮公主戆驸马
白蛇传
观音情度韦陀天
《今夜不平凡》——丁凡艺术专场

还金记
梦·红船
白蛇传·情
决战天策府
汉文皇后
五女拜寿

首页 - 评论·文摘 - 98岁粤剧大师罗品超:戏如生命,叫我不演戏,除非没有气了
 
98岁粤剧大师罗品超:戏如生命,叫我不演戏,除非没有气了
作者:转载来源:金羊网 -- 羊城晚报  浏览次数:3994次 日期:2009/3/11
天天有空就练功还可单脚演罗成
邓琼、彭寿辉
名人会(下) 粤剧名宿罗品超

  文/本报记者  邓琼 彭寿辉 图/本报记者 阙道华

  粤剧大师罗品超今年6月欲重登舞台唱大戏(见本报本月1日报道)。6月19日,他将年满98岁。但热心的粤剧后辈们说,按农历纪年方式,如果算上他经历的闰年、闰月等,老人已年届百岁!因此,广东省繁荣粤剧基金会、省文化厅与广东粤剧院正在联合筹办一场“粤剧罗派艺术剧目展演”。6月17日、18日,除罗老亲自登台外,还将有老中青三代粤剧文武生参演,绝对是值得期待的梨园盛事!

  罗老现况如何?生活怎样?

  传承

  为人

  学戏起要求不严 懂南派打戏的少

  后继乏人盼带动 有人请教愿指导

  羊城晚报:现在粤剧舞台上有个明显的现象,生旦戏占绝对优势,好的武戏出不来,“文长武短”。有年轻演员演“罗成写书”,竟根本没有金鸡独立,双腿站在那里表演,令人忧虑啊。

  罗:就是这个问题!听说上世纪50年代粤剧前辈武生新珠曾经在赴京演出时见过周总理,周总理问他学过什么武戏,他说是学南派的。当时周总理很高兴,鼓励说,京戏打北派,粤剧打南派,这就是百花齐放!但现在京剧的北派功夫还在,会做南派打戏的人太少了,因为从学戏时候起对学员的功夫要求就没那么严了,师傅懂得都不多,又怎么带学生呢?

  羊城晚报:这个局面有什么扭转的办法吗?

  罗:南派小武是以南派武功做根基的,硬桥硬马的传统不能丢。要有很好的演员来影响,带动一下才会有起色。我们这些以前演南派小武的演员年纪都大了,腰腿也不行了。现在如果有人来请教,我们还可以指导,给年轻人讲讲课。或者我们讲,请人记录文字,还可以整理流传下去。问题在于,现在的后生有没有这个心,如果只求能冲出来成名就算了,基础不实。他们喜欢学,我教就好;不喜欢学,我教都冇用啦。

  为人

  从小苦惯没娇气 随和全无大牌气

  对弟子知无不言 学知识不耻下问

  羊城晚报:您虽然是粤剧界现在最年长的前辈,但大家都说您是出了名的“没架子”。省粤剧院的同事还记得,您生活上从没什么特别要求,有时演出前后就吃两个番薯,完全没有“大牌”脾气。

  罗:我性格如此,随和,无所谓!1983年我和青年剧团到南宁演出,天气热得很,主人请我住酒店里有空调的房间,但我还是觉得跟年轻人一起在剧场招待所吹风扇更自在。有天晚上,下起了大雨,我房间居然漏水了,整张床都湿了,我只好爬起来坐在椅子上等天亮。我们练武的人,从小苦惯了,生活上也不会那么娇气。

  羊城晚报:您“文革”时也受了不少苦吧?

  罗:去了“五七干校”两年。我们在英德,摘茶,天天“唱歌”。采茶倒是很快习惯了,但不让我练功很不习惯。好在那边空地多,我就偷偷去躲着练。唱歌就当练嗓子,可惜是普通话。那时也没想过一定要重返舞台。还有,我进了“牛棚”被分配扫街,曾经试着给自己双脚挂上铁块,加重点身体负担来练功练力,效果还真不错。

  现况

  羊城晚报:您这么随和,一定是年轻人的好师傅!据说和您配戏的花旦都已经到了第六代,得您真传的弟子就更多了。

  罗:这都是很自然的事,做戏和做人一样,遇到一个好师傅不容易,我对年轻人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而且,他们跟我学,我也跟他们学啊!以前我的徒弟翁汉扬,曾在北京学过一套剑功,我觉得我演林冲会用得上,就要他教我。于是我们去公园,他表演,我在旁边一招一式地学。认得我的群众,远远地议论:“真奇怪,那小子好像是在教罗品超练功哦!”哈哈,从此之后我经常开玩笑叫翁汉扬“师傅”。

  现况

  身体缩了近六寸 腰没变驼背不弯

  做梦都在演大戏 天天有空就练功

  羊城晚报:您1989年移民美国,但近五六年好像定居广州了吧。身体可还安泰?

  罗:还好,就是2006年曾经住院,心脏手术,放了几个支架进去,比较辛苦一点,不过现在也好了。

  羊城晚报:听您家里人讲,您住院时,千万不能给您听到说晚上有戏看,不然您就会吵着出院去看。医院里有人喊痛,您就说:“他叫得我也叫得!不过他叫痛,我练声嘛!”为什么您会着迷到这个程度?

  罗:他们还说我,这么大年纪了,睡梦中还会突然叫起“上班去啰”,做梦都在演戏打武,手舞足蹈,还轻唱林冲“剑啊———”,一句都没错。哈哈,这么多年习惯了,戏如生命啊,你要是跟我谈粤剧,三天三夜都没问题。

  羊城晚报:听说您至今都保持一样本事:什么钟点都可以睡得着,什么钟点都可以起床,只要有需要。

  罗:对啊,我们练武之人,身体不练不行,要是舞台上开打怎么办?

  羊城晚报:您都这么高龄了,还时刻这样以“练武之人”来要求自己啊?

  罗:是啊,一打一个钟头,你要顶得住才行嘛。

  羊城晚报:现在您还练功吗?

  罗:也不一定每天都练,但是有空就练,重点的几下,腰腿、眼睛啊什么的。

  羊城晚报:眼睛怎么练?

  罗:就是要保持厉害之气啊!眼都冇晒光,怎么打?要越唱越好才行,越来越糟糕就衰了。一站出去,林冲就是林冲,黄飞虎就是黄飞虎。

  羊城晚报:您的个子好像比年轻时矮了一些。

  罗:是啊,老了以后缩了快20厘米!不过医生说我是“怪骨”,只是矮点,腰不驼背不弯,好奇怪!可能跟我多年练功有关。比如坐下来,多少年我都是直直坐下,背不靠椅,像在戏台上,不过这两年也要靠个垫子了。

  羊城晚报:您以前经常说自己“一听锣鼓就精神”,现在还是这样吗?

  罗:那当然,锣鼓撩动我潜在的感情都燃烧起来!我50多岁到北京演《山乡风云》,周总理接见我时说我身体好、还可再演20年!没想到我竟然真的又多演了30多年!

  生活

  家有小院晨淋花 得闲教教小徒弟

  画画写字看看书 生活一直都洋派

  羊城晚报:您体魄如此强健,肯定跟从小就是个体育健将有关吧?

  罗:我是运动员啊,跳高有名,骑马、游水、打足球样样都行。足球好大瘾的,到现在还很爱看电视上的足球赛,看中国队,恨不得自己进去参与一份。

  羊城晚报:读者、戏迷很关心您,现在生活怎么样?

  罗:很好啊。我家有个小院子,有天棚,还有三棵大树,石榴果、琵琶果什么的。我清早起身淋花,再打一套当年老师教的功夫。平日里不打麻雀,看看电视、报纸,眼睛还好,没有白内障,耳音也不错,胃口也好。

  羊城晚报:平时您在家怎么安排时间?

  罗:得闲不出门的时候,就在屋里画画、写字、看书,做戏的书多。我也经常听自己的关目、录音,研究自己的东西,有时看别人的片子,提高一下。现在还有个在粤剧学校读书的小徒弟李源斌,我经常边拉二胡边听他唱,也指点一下。

  羊城晚报:这个小徒弟是怎么收的?

  罗:我看他小小年纪,在少年宫就开始学大戏,外型啊什么的都很合适,就得闲教下他啰。从小教个路子,希望他以后有自己的造化。

  羊城晚报:曾经有弟子形容您在美国的时候,“戴着小帽,背着新潮背囊,高大威猛的背影,在唐人街上健步如飞”去学英文,现在英文怎么样了?

  罗:他们说得夸张些。英文嘛,可以应付一下日常需要啦。不过我生活一直都有点洋派的哦,你们没喝过我煮的牛奶咖啡、红茶咖啡,那真是一流啊!

  计划

  筹演出重登舞台 还想演熟悉英雄

  拴上门练过功夫 演罗成仍能单脚

  羊城晚报:您92岁登台演荆轲创下吉尼斯世界纪录时曾说过,100岁还要登台。听圈内人说您今年真的在筹办一场演出?

  罗:是啊,有这个打算,但没有最后确定,可能6月份吧。现在精神好,还可以在舞台上动。

  羊城晚报:您近百岁登台,准备演哪出戏?

  罗:还没挑好,但还是想演我最熟悉的,黄飞虎、梁山伯、林冲……折子戏。

  羊城晚报:哇,您都要演个遍啊?那戏迷可过瘾啰!演罗成还能不能单脚啊?

  罗:可以的。(笑)我系屋企拎埋,拴上门(躲在家里关起门)练过,还可以!如果不练就不行,站不稳。我相信我可以站稳!(罗品超扮演的罗成以“金鸡独立”之势唱念做20分钟,已成粤剧表演经典片段。———编者注)

  羊城晚报:您年轻时有没有想到过自己的艺术生命能有如此之长,简直堪称奇迹?

  罗:当然没有想到过。但我生成就是要做戏的,叫我不做,除非是没有气了!

  罗品超妙言

  做戏和做人一样,遇到一个好师傅不容易,我对年轻人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他们跟我学,我也跟他们学啊!

  

  戏如生命啊,你要是跟我谈粤剧,三天三夜都没问题。    

  

  锣鼓撩动我潜在的感情都燃烧起来!

  传奇罗品超

  罗品超在舞台上演绎过无数英雄人物,写就传奇。

  上世纪30年代他在广州参演过话剧,一出台唱戏就执戏班正印;40年代拍电影他成了穿牛仔服的新潮明星,解放前还在香港秘密以粤曲演唱过《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五六十年代他是粤剧推陈出新的领军人物,七八十年代艺术更臻化境,戏台上腾挪唱念尤胜后生;+90年代他还在纽约背着时尚背囊疾走去学英文;21世纪初归来又变作了戏台上狂歌的荆轲!


 
版权所有:广东粤剧院  粤ICP备13050594号-1  技术支持:网天科技
地址:广州市东风东路703 电话:020-87776511 87604906 传真:020-87775095 邮编:510080
浏览人次: